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

      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
      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

      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

            中華工控網 > 工控新聞資訊 > 為什么制造業人才問題這么迫切?
            為什么制造業人才問題這么迫切?

            最近關于人才問題與很多朋友談及,大家共識,其實,制造業要發展,所有的問題,最后一定會歸到人才上去,而人才,又會與土壤、文化有關,而這些都會成為我們的認知問題--這是朋友老尹總是強調的,但是,能認知同樣是需要人才的啊...因此,必須去認知究竟我們是需要什么樣的人,我們如何去培養人,如果從根源上認知人才的迫切性,有幾個問題要回答:

            1.為什么有那么多大學生,仍然人才緊缺?

            2.我們究竟需要什么樣的人才?

            3.是否我們的人才培養出了問題?

            為什么人才緊缺?

            記得95年參加高考的時候,和早幾年的90級7%的錄取率來比,已經達到了接近20%,95年已經是最后一批統招生,基本97級就擴招開始了,我記得95年的時候,我們剛進校進入基礎教育部,總共910人,而且,學校非常狠,在大一結束的時候就因為掛科開掉了40人,連900都沒有了,但是,現在這所學校已經有超過20000的學生了,現在哪個學校沒個幾萬學生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大學(除了中科大),每年大學畢業的人數現在已經達到接近900萬。除了大學,全國還有大量的職業技術類學校,單從數字上看,能夠接受到大學、職業教育的人群總量是頂的上很多國家的人口的,要知道加拿大、澳大利亞那么大的地盤,也就是3000萬左右的人口水平。

            20210226_091328_000

            2019年,去參加一個會議,一個中專的老師接我到學校,他有些傷感的說,他們不像大學老師,只希望學生畢業不罵自己就好,他覺得中專屬于生源質量不好的,底子這么薄,也就能去工廠里做個工人,能有什么前途,他們也無法獲得大學老師那種地位和成就感,我有些凝重,因為,我不能說這個老師什么,因為,在我看來,沒有傻的孩子,因為,一個真正愿意學習的學生,迸發出的能量一定超出我們的想像,還好,第二天校長給我們展示的讓人眼前一亮,他們還是非常結合產業培養一些技能。記得我讀初中那時候,只有優秀的學生才能去讀中專和中師,必須班里5%的尖子生才能考上,因為在那個時候,中專生就已經擁有了“干部”編制,早期大學畢業都是知道的,你的檔案調動屬于“干部”調動,當然,現在應該也沒這個概念了吧—大概就是那個時候中專就是個好的文憑。

            其實,并非是沒有人,而是我們培養的人不能滿足要求,而企業除非大的企業,有完善的人才培養體系,而大部分企業自身的人才培養是欠缺的,這造成了滿足需求的人才數量稀少,再加之金融、互聯網都是一個不花自己錢的行業,金融是拿別人的錢來賺錢,互聯網的崛起基本上也是“資本套路”,燒的也不是自己的錢,這與花自己賺的辛苦錢的實業來比,自然可以開的很高,當然,社會分配體系這樣的大問題不在我們討論之列。

            也即,制造業可能并非缺乏人,而是缺乏適用的人才,而缺乏適用的人才,大概是因為我們對人才的判定和培養出現了問題,這導致了一個惡心循環,我們缺乏人才,無法解決關鍵技術,只能進入同質化競爭,拼價格,缺乏利潤,然后招不到更好的人才,然后繼續更慘的產品和技術,拼價格…這放佛是一個泥潭,每個人都深陷其中,卻無法自拔。

            從標準化到個性化的制造對人的需求

            其實,整個制造業最為顯著的特征就是從流水線、標準化、大規模生產逐漸轉向個性化、柔性生產,在福特的年代,“客戶可以想要任何顏色的汽車,只要它是黑色”,在80年代,其實,你根本不需要考慮產品的個性化,你只要有產品,就能賣出去,在很長的歷史階段,生產制造都是標準化的。因此,他們需要的“標準化”的人才,需要能夠滿足標準化流水線作業的人,你不需要掌握太多,你只需要像一個螺絲釘一樣,標準的安裝、標準運作、標準維護和更換即可,而且,那個年代的制造現場的機器,都是單機,而且,也就是個按鈕開關,有個電機傳動,工藝靠經驗,對人才的需求也是能看懂圖紙、會操作某個機器,包括管理科學里的泰勒制,什么作業標準和標準作業,都是去培養某項技能的人。

            但是,所有的制造技術,其實都是朝著讓生產“柔性”的方向發展的,從純手動操作的機器到采用繼電器邏輯,再到PLC,再到基于PC架構的控制,乃至到今天談的邊緣計算、智能控制,其實,所有的問題,都是因為,產品的個性化需求帶來的制造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20210226_091328_001

            為了讓機器有更為廣泛的生產適應能力,我們需要開發工藝建模與仿真軟件,來降低在物理測試與驗證方面的成本,為了讓機器具有更為靈活的調整能力,自動化系統比以前更多的使用到了伺服電機,為了解決這種柔性,從傳統的旋轉電機到直線電機,再從直線電機到今天像貝加萊的ACOPOStrak和ACOPOS 6D一樣的的磁懸浮技術,這些都是為了解決制造的柔性,實現個性化的生產。

            20210226_091328_002

            技術的走勢是讓制造變得柔性

            我們今天討論的各種復雜的技術,都是因為今天我們要面對的是更為個性化、差異化的市場,企業必須面對這一挑戰,設計出更為吸引消費者的產品,而且,隨著電商的這種發展,使得生產系統承受著訂單波動、批量更小的波動性影響,這對于生產系統的“敏捷性”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即,不但柔性,而且還要“快!快!快!”,快速交付,以前,電商剛開始發展,人們能夠接受3-7天收到貨,今天,京東自營里一些產品上午訂單,下午就可以收到,這一切背后都是復雜的生產、訂單預測、物流管理的技術問題蘊含其中。

            20210226_091328_003

            制造業的挑戰對于人才的需求變為“融合性”、“集成性”、“復雜性”,而這是工程,需要工程思維去解決問題,我們需要具有非常強的工程思維能力的人,而不僅僅是會使用某種工具或者會操作某個機器的人,因此,標準化人才生產的時代顯然已經過去。在貝加萊有一個工程師宿營計劃(Engineering Camp),它就是針對卓越工程師培養具有機電工程、項目管理、軟件代碼開發規范與標準等工程訓練的計劃,不僅是技能,而是如何解構一個機電對象,并以嚴格的項目管理流程去規劃項目、并且遵循規范與標準流程來進行創新性的開發,成為一個機電軟一體融合的工程師,包括語言溝通、協作、交流、表達的訓練,解決復雜問題,采用跨界技術,這也是一種可被復制的人才培養模式。

            人才難得是因為需求變得更為苛刻

            不僅對于人才,我們有技術本身的“硬實力”的需求,我們還有“軟實力”的需求,包括溝通、協作、思辨力、正確的思考邏輯,很多人們對人才的需求,不是大學教育可以提供的,因此,教育從來不是學校里就結束了的,終身學習已經成為每個人的必然,不能停止學習,對于個體來說是這樣,對于群體同樣如此。

            結構性思維

            我的同學,K博士之前讓我推薦如何培養學生的結構性思維的能力,什么是結構性思維?其實,仔細想想,結構性思維和工程思維一樣,即,對復雜的任務進行解構,把它拆分為不能再細的模塊,對模塊進行開發,然后,在測試驗證,聯合調試,最后整合為一個機器或系統。

            結構性思維的例子可能比較典型的就是一個“買土豆的故事”,好像講到一個人問自己的上司,為何一個新來的員工卻可以獲得晉升,而自己卻不可以,上司讓他去看看土豆多少錢?他去看了回來告訴說2塊一斤,然后上司問那如果我買的多可以便宜嗎?他又去問,然后回來,上司問他那他們提供運輸嗎?….然后,上司找來另外一個同事B去處理此事,B回來告訴上司說,這個土豆2塊錢,產地有山東、甘肅、江蘇的,北方土豆比較大,品相適合于做薯片,而南方土豆比較面適合做土豆泥,100kG是1.8元,1000kG是1.6元,如果我們買的多,他們可以提供25kG裝袋,并在3km內運輸,如果遠的話每次需要按照里程支付運費…。

            這就是結構性思維的差異,因為,這兩種思維的差異在于溝通的成本差異。

            結構性思維其實是一種提高效率的方式,就像小學時候寫記敘文要人物、地點、事件的三要素一樣,5W2H同樣是一個典型的結構思維工具。

            結構性思維在于以不變應萬變,即,任何相似事件,我們都可以使用統一的結構去處理,任何機器的開發,可以使用可復用的流程,這樣可以降低不確定性,提高效率,顯然,這是變化的部分。

            現代科技與古代科技的區分在于方法論,因為,古代的科技都是有天賦異秉的人,或者家財萬貫者才能干的,而現代科技則建立了完整的科技方法論,就是笛卡爾在《方法論》中所描述的幾個步驟,首先不盲從,要有判斷力,其次對于復雜問題,盡量分解為多個簡單的小問題來研究,即,化繁為簡,化整為零,第三,解決小問題,先易后難,最后,把每個小問題綜合起來,看看是否徹底解決了原來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其實,所有的科學、工程與技術問題都是這樣的方法論下解決的,方法論能夠讓我普通人也可以從事科研,遵循規范與標準的流程、嚴謹的方法,就可以推進科技發展。

            20210226_091328_005

            科學在于探索可能,發現未知,工程在于收斂到一個經濟的道路,而技術則是最終可被復用的模塊,知識或通過軟件來進行重構一個新的機器或系統的最小模塊,單元。

            制造業,就是通過元知識—第一性原理所說的知識的知識,或邏輯的邏輯,最終不能被拆分的模塊,來構建解決方案,制造業都是工程問題,以至于技術研發,都有很多的方法論,這些方法論、思維的掌握,才是關鍵,可以讓人才能夠去應對變化,解決問題。

            批判性思維的需求

            其實,在新工科培養中還有一個“批判性”思維的訓練需求,前幾天寫了《我們真的重視人才嗎?》,一位老師提到了所遇到的困難,就是批判性思維是否會讓學生更難以管理,小的時候,我的父親在政府機關,也總是說“領導都喜歡聽話的”,后來,我發現這有一定道理,因為聽話的人執行力強,而具有獨立思考的人,就會有很多想法,而他又缺乏經驗,自以為是的做事,不能很好執行你的任務,那么,就的確存在人們喜歡聽話者的原因,而在《張居正傳》里也提到,張居正喜歡“循吏”,就是因循成例,執行力強的官員。

            但是,批判性思維,正如樊登在《思辨與立場》那本書的解讀時候,他發現大部分即使受到高等教育的人都會把“批判性思維”理解為批判別人、質疑別人,而事實上,批判性思維首先是對自己的思維過程進行批判,或者說“批判性思維”是一種人的思維迭代過程,它讓我們能夠對自己的思考進行不斷的反思,對思考重要性、公正性、客觀性、精確性、廣度等進行不斷的反思和改善,讓我們成為更好的自己。

            批判性思維并不會培養出“杠精”,而是培養出更好思維能力的學生,他們不應該是更難管理,而是更易于理解別人,更準確的表達和判斷,能夠真正成為一個終身學習者。

            我們的教育已經不適應產業的需求了,而我們還試圖通過標準與規范來進行人才的培養,而另一方面,教師的需求也不是可以通過傳統的量化指標考核的。

            為何更為強調創新性?

            對于標準作業年代,產品是單一的,但是,在大規模成本競爭到了極限后,企業必須尋找新的產品組合,乃至顛覆性的產品,來贏得市場,這就產生了對創新性的能力需求。

            我們的時代必須轉型,從大規模的價格競爭轉向創新驅動的競爭,從同質化產品走向個性化產品的競爭,從提供產品轉向服務增值的業務模式,企業的老板最擔心的不是競爭者,從存量到增量市場的轉型,從粗放到精細化的管理,從勞動密集轉型人才密集型,從制造轉向服務,這些都是需要跨界的技術融合,才能實現,而一切這些又需要規劃與設計的人才,需要能夠在各個領域集成與協作的人,團隊。

            考試是簡單的,而學習,永遠是難的

            盡管從小到大也沒有成為過“學霸”,但是,我卻一直認為僅就考試這件事情而言,它并不難,但是,在我們的人生中,如何學會與人相處,如何協作、如何溝通,這些卻遠比考試更難,而在真正的工作的時候,我們會遇到從未在學校學到的東西,就是專業的垂直與應用的水平性之間的矛盾。

            其實,對于工作一樣,如何僅僅考核一個人的工作,其實,工作并非一件難事,因為你可以用很多方式考核,但也可以用很多方式去應付,但是,一個人的熱情、一個人的創新力,不是考核所能達到的。

            激發興趣,提高主動性、參與性,本身也是人力資源開發的重要方向。

            什么是“授人以漁”

            其實,學會結構性思維,批判性思維,激發對學習的好奇心,才是真正的授人以漁,而并非是教他們幾個解題的方法,或者做項目的規則、經驗、技巧。

            今天,對于工程師的培養也同樣道理,我們不僅僅需要培養單個工程師的能力,而是要讓組織成為一個“學習型組織”,在一個學習的氛圍中,每個人都能相互進步。

            協作也是另一個難題,在我們的教育中,有太多的競爭,而事實上,在職業的成功,更多是來自于你與他人的協作,與團隊的協作,與客戶的協作,而我們的教育和培養中,總是給我們競爭的思維訓練。

            20210226_091328_007

            蠻有意思就是,這個雇主從簡歷中希望看到的,往往跟專業沒有關系,這本書名字叫《準備》,是告訴我們應該在教育中讓學生做好哪些準備,我們需要的更多是特質,除了專業技能外,在職業中合作,以及解決問題的思維能力,這些是更為重要的。

            對于企業來說,構建學習、協作的團隊,是應對未來制造變化環境的關鍵,而并非簡單招募到一個優秀的人—光芒耀眼,空降兵與子弟兵各有優勢,而對一個企業來說,子弟兵的整體水平很關鍵,就像拉瑪西亞青訓營的那幫少年,梅西、伊涅斯塔、哈維、普約爾、佩德羅,精妙的傳切配合,亦或曼聯92班那幫追風少年,打的波瀾壯闊。

            構建學習型組織,而非僅人才個體訓練

            工程教育肯定是需要大學與企業共同來開展的,基礎理論與知識是大學的責任,而同時也要融入到產業所需求的能力,設計良好的教學裝置,設計項目場景。

            20210226_091328_008

            工程師的品質

            有一次,在朋友圈里給各個企業的同仁發了一個問題,如果你可以選擇三個重要的品質,你覺得哪三個品質是優秀的工程師最為重要的品質,通過大量的訪問累積了以下幾個品質。大家列出來了很多,羅列如下。

            對未知的敬畏心與好奇心

            創新力,不拘泥于成法,挑戰新問題

            專注與執著

            責任心與靠譜

            對技術的信仰

            鉆研精神&探究精神

            科學分析與解決問題的思維

            心中有愛

            紀律與嚴謹的鉆研精神

            吃苦耐勞

            認知問題是第一步

            首先,我們要認知到人才的需求變化,并以此為方向,大學與企業必須緊密合作,開啟真正的合作,大學不能閉門造車,企業不能只希冀于挖人而不重視人的培養,因為,總量是有限的,對于制造業整體而言,這不能有提升,并且,對于個體而言,除了知識、技能,人才,還要注重學習、專注、創新力、好奇心…而這些,該如何培養?或者在我們的大學教育與企業培養中去獲得訓練?

            只說不練空把式,關于人才培養的話題,永遠有的談,包括培養方法、培養人才的課程體系等,后續,敬請期待!歡迎大家給予建議。

              寄語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本站動態 | 友情鏈接 | 法律聲明 | 非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 
            工控網客服熱線:0755-86369299
            版權所有 工控網 Copyright@2021 Gkong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  今天把女友闺蜜处破了过程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