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

      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
      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

      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

            中華工控網 > 工控新聞資訊 > 推動碳達峰、碳中和,將從何處發力?
            推動碳達峰、碳中和,將從何處發力?

            碳達峰、碳中和是當下“熱詞”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做好碳達峰、碳中和工作的意義是什么?當前最需解決的問題在哪?記者采訪了中國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何建坤。

            實現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對我國意味著什么?

            應對氣候變化,要推動以二氧化碳為主的溫室氣體減排。我國提出,二氧化碳排放力爭2030年前達到峰值,力爭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做好碳達峰、碳中和工作進行了部署。

            在何建坤看來,做好碳達峰、碳中和工作,不僅影響我國綠色經濟復蘇和高質量發展、引領全球經濟技術變革的方向,而且對保護地球生態、推進應對氣候變化的國際合作具有重要意義。

            他介紹,當前我國的碳排放總量和排放強度比較高。我國處在工業化、城市化發展階段,需要大量基礎設施建設,高耗能原材料產業的比重較高。我國大量的碳排放集中在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,并不是老百姓消費導致的。

            何建坤表示,我國當前仍處于工業化和城市化發展階段中后期,對未來經濟增速仍有較高預期,盡管不斷加大節能降碳力度,但能源總需求一定時期內還會持續增長,二氧化碳排放也呈緩慢增長趨勢。

            他認為,對我國來說,二氧化碳排放達峰時間越早,峰值排放量越低,就越有利于實現長期碳中和目標。當前最主要的是控制和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增量,推進碳排放盡早達到峰值,并迅速轉為下降趨勢,持續降低排放總量,走上長期碳中和的發展路徑。

            從何處發力推動碳減排?

            “2030年前實現二氧化碳排放達峰,‘十四五’期間非常關鍵。”何建坤說。

            他提出,首先要調整和優化產業結構。通過發展數字產業、高新技術產業和現代服務業,控制煤電、鋼鐵、水泥、石化、化工等高耗能產業的擴張,推進產業結構調整和升級,使單位GDP能耗快速下降,控制能源消費總量增長。

            推動碳減排,我國以化石能源為主的能源結構轉型勢在必行。何建坤強調,“十四五”期間,要嚴格控制煤炭消費量的反彈,最好能夠實現煤炭消費零增長,到“十四五”末實現煤炭消費穩定達峰并開始持續下降。

            同時,我國要大力發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。“到2030年前,經濟發展新增加的能源需求,基本要由新增的非化石能源來滿足,化石能源消費總體上不再增加。”他說。

            此外,為實現二氧化碳排放盡早達峰,我國還將制定系列政策和措施,加快建設全國用能權、碳排放權交易市場,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的雙控制度。同時,要繼續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,實現減污降碳協同效應。

            哪些地區可以率先達峰?

            何建坤指出,2030年前實現二氧化碳排放達峰,是指全國范圍的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。但要看到,每個地區資源稟賦不同,經濟發展程度、產業布局也有區別。實現二氧化碳排放達峰,各地區肯定有先有后,要推進一些有條件的地方率先實現達峰。

            他認為,可能率先實現二氧化碳排放達峰的有兩類地區:一類是東部經濟比較發達的一些省市,經濟轉型比較領先,有條件在“十四五”期間實現二氧化碳排放達峰。

            另一類地區是西南部分地區,其可再生能源條件好,有很豐富的水電、風電、太陽能發電資源,可通過能源結構調整,由新能源的增長來滿足能源需求,也可率先實現二氧化碳排放達峰。

            他表示,各地采取什么減排路徑、哪一年實現達峰,可能有所差別。要推進差別化、包容式的協調發展和協調減排,保證全國總體目標的實現。

            如何遏制“走老路”的沖動?

            疫情影響下,一些地方為恢復經濟,擴充傳統的鋼鐵、水泥、煤電等高耗能產能的沖動明顯,煤炭等化石能源需求呈反彈趨勢。如何才能抓住新的經濟增長點,避免“走老路”?

            何建坤說,國家提出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后,各地已陸續行動起來,著手制定本省市的二氧化碳排放達峰行動計劃。同時,國家相關部門也在制定相應的計劃,如工信部提出要堅決壓縮粗鋼產量,確保粗鋼產量同比下降,政策導向會抑制一些高耗能產業的擴張。

            他表示,全球長期碳中和目標導向,將加劇世界范圍經濟技術革命性變革,重塑大國競爭格局,也將改變國際經濟貿易規則和企業發展業態。先進深度脫碳技術和發展能力將成為一個國家核心競爭力的體現,走上深度脫碳發展路徑也是現代化國家的重要標志。

            “各省區各部門要遠近統籌,切實貫徹綠色低碳可持續發展理念,抑制高耗能重化工業產能擴張的沖動,加快形成綠色低碳循環的產業體系。”他說。

              寄語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本站動態 | 友情鏈接 | 法律聲明 | 非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 
            工控網客服熱線:0755-86369299
            版權所有 工控網 Copyright@2021 Gkong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  今天把女友闺蜜处破了过程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xxvt"></track>